孩子行为异常,除了多动症,还可能有多动症共病

2020-03-20 20:24:25 洪波老师 195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分享了关于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诊断标准(点击此处了解详情),但是很多父母发现自己的孩子除了诊断标准中的表现之外,似乎还有其他异常行为。

正如下面故事的小主人公Andrew——

图片关键词


Andrew是一个6岁的男孩,他现在上幼儿园大班。

幼儿园老师常常跟他妈妈反映他上课坐不住,经常插话,不遵守规则,老师的话也不听,到处乱跑。

妈妈也发现他在家吃饭总要离开座位多次,老是闲不住,一会儿就从这个沙发跳到另一个上面去。

基于这些情况,妈妈带他去了医院,医生告诉她Andrew符合ADHD多动冲动型的诊断标准,但是他的一些行为表现仅仅用ADHD又难以解释。

比如与别的小朋友打招呼时一定要问别人的名字;社交中总是说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他喜欢红色,衣服,书包,图片等都要买红色;一个问题要反复问等。

这些行为属于社交互动问题,刻板重复的行为以及较为狭窄的兴趣。

最后的诊断是:Andrew不单单是ADHD,还共患阿斯伯格综合征。

(以上行为不能作为诊断阿斯伯格综合征的依据,请您不要对号入座。)

图片关键词

知道诊断后,Andrew妈妈产生了很多疑问,“什么是ADHD共患阿斯伯格综合征?诊断为ADHD后为什么还可以有其他病症的诊断?面对这种情况我应该如何做呢?”

相信很多家长也有着和Andrew妈妈同样的疑惑。

实际上,多动症共患阿斯伯格综合征是多动症合并共患病的一种。ADHD共患病是指在患有ADHD 的同时伴有其他障碍。

当我们发现儿童除了注意力缺陷、多动、冲动等典型ADHD症状之外,还有其他不符合ADHD诊断标准的表现时,就要考虑是否存在共病了。

研究发现,在诊断为ADHD的孩子中有50%-60%中至少有一种共患病,超过10%有3种以上共患病,由此看来ADHD共患病是很普遍的。

如果孩子已经被诊断为ADHD,但是经过系统的药物和行为治疗后没有效果,或者越来越多出现一些其它症状时,那么很有可能存在共患病。

因此带着孩子进行ADHD的评估时,一定要考虑是否伴有共患病的某些表现。

那么,哪些障碍往往会和ADHD共病呢?


1.破坏性行为障碍

破坏性行为障碍是所有共患病中最容易被诊断出来的,因为它的表现很容易被发现。

例如发脾气、身体攻击,如袭击其他人、爱争辩、小偷小摸、对权威的各种挑战或者叛逆。

在临床诊断上,破坏性行为障碍又可以根据儿童的具体行为表现,分为对立违抗障碍和品行障碍。

根据美国精神医学会制定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5版)》。

对立违抗性障碍的儿童表现为愤怒/易激惹、争辩/对抗或报复的行为模式。

他们可能与大人争吵,发脾气,拒绝服从规则;

自己犯错却责怪他人,故意找茬或以生气,抱怨,报复的方式表现出来;他们可能频繁遇到矛盾,在校违纪;

在有些情况下,尤其是没有早期诊断和治疗的情况下,这些症状将随着时间的进展变得更糟糕。

而品行障碍是一种侵犯他人基本权利并违反与其年龄相适应的规则的反复持续的行为模式。

包括对他人的严重侵袭,对动物的虐待,故意损害财产,偷窃,离家出走,逃学,偷偷摸摸的违反规矩等。是比对立性违抗障碍更严重的症状。

约1/3的ADHD共患有对立性违抗性障碍,1/4的ADHD儿童共患品行障碍。


2.焦虑障碍

焦虑障碍通常比行为障碍更难识别,因为前者的症状通常存在于孩子的头脑中而不是表现为外在的行为,不易被老师家长察觉。

有焦虑障碍的儿童可能正在经历内疚、恐惧、甚至愤怒、并且逃避父母、老师或医生的注意。

只有当他的症状表现为实际的行为时,例如失眠、拒绝上学,才会被注意到。

当儿童频繁出现恐惧和对监护人尤其是母亲的过度依赖时,往往会提示他存在焦虑障碍。约有1/4的ADHD儿童伴随焦虑障碍。


 3.情感障碍

许多ADHD孩子存在情感障碍,可能包括持续性抑郁障碍(恶劣心境)、重性抑郁障碍、双相障碍。

持续性抑郁障碍(恶劣心境)以长期的轻度抑郁、持续的易怒和自暴自弃为特征,常伴有低自尊,对于儿童来说至少要持续一年以上才可做此诊断。

重性抑郁障碍个体表现为有至少两周的抑郁心境或对几乎所有活动丧失兴趣,在儿童和青少年身上,心境可能更多的表现为易激惹而不是悲伤。

此外可能还伴有食欲、体重、睡眠等变化,甚至存在自杀观念和计划。

双相障碍的儿童则表现出更复杂的紊乱:极端的情感不稳定,行为障碍、社会性问题。这和ADHD的症状有明显的重叠,许多双相障碍的儿童也被诊断为ADHD。


4.孤独症谱系障碍

孤独症谱系障碍,也被称为广泛性发育障碍, 其包含了孤独症,阿斯伯格综合症和其他相关障碍性疾病。有孤独症谱系障碍的儿童有以下几个特点:

①社会认知方面的显著损害;

②交流延缓以及语言使用异常;

③有限并反复的兴趣或行为。

孤独症儿童与他人很难建立社会关系。当孤独症谱系障碍孩子共患有ADHD时,会有明显的攻击性,易冲动,或者过度活跃的表现。

其中阿斯伯格综合症儿童的智商大都在一般水准之上,并且他们都能够处理日常生活的大部分事情。

他们没有语言迟缓问题,但在交谈和礼貌方面有困难,并且语调不正常。此外,在与同龄人的社会交往中也会表现得异常紧张、兴趣刻板或者强迫行为。


5.抽动症、抽动秽语综合征以及强迫症

抽动症是快速的、重复的活动或发声,例如过度眨眼或长期反复清嗓。ADHD共患抽动症的儿童中,ADHD症状往往比抽动症早出现2—3年。

抽动秽语综合征比较少见,它比抽动障碍更严重,并且动作和发声要每日重复很多次。

强迫症包括强迫思维(如洁癖)以及强迫行为(如因洁癖而过度频繁的洗手),而这些都是无法被自我控制住的。

研究表明,患有抽动症、抽动秽语综合征以及强迫症任何一种疾病的孩子都有可能同时患有ADHD。


6.学习障碍

学习障碍可以分为阅读障碍、计算障碍、写作表达障碍和非言语型学习障碍,

其中,阅读障碍更为常见,约占8患有阅读障碍的孩子能够看清字母和单词,但是在辨认字母和单词方面有困难。

小部分孩子还存在包含有理解问题的阅读障碍,而且这些孩子还存在接受语言能力差的问题,即有人跟他们说话时,他们很难理解别人所说的内容。

计算障碍的孩子表现为语言表达能力没有问题而计算数学能力却受到了影响。

而写作表达障碍的孩子可能会出现组句及组成段落方面的困难,正确使用语法、标点符号以及拼写的困难,书写工整的困难。

非言语型学习障碍目前还没有被正式归类为一种障碍性疾病,但正引起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它对于ADHD儿童来说尤为重要,因为它与注意力损害具有相关性,具体表现为视觉空间能力低下,社会技能损害以及数学能力损害。


7.发育性协调障碍

存在发育性运动协调障碍的孩子表现为运动发育迟缓和运动协调能力大幅度低于相同智力水平的同龄孩子。

这些孩子看上去比较笨拙,会影响孩子的书写以及其他学习活动,阻碍他们达到同龄人的运动水平。


8. 智力发育迟缓

智力发育迟缓通常显现于年幼时期,表现为这个孩子没有能够达到该年龄所应该达到的发育标准水平。

在童年早期阶段,孩子出现社交、运动技能和语言发育方面出现落后情况时,需要考虑是否存在智力发育迟缓问题。


9.交流障碍

交流障碍是一系列影响到日常生活中与他人交流的问题。交流障碍不仅包括鉴别语言音调的能力低下,也包括获取、回想和使用词汇以及正确选择词序、格式和理解句义方面的能力有问题。



图片关键词


以上是常见的与ADHD共病的障碍,但是ADHD的共患病往往很难被鉴别出来,因为孩子成长发育较快,行为改变迅速,只有随着时间的变化,在一定条件下才能够被诊断。

那么一旦我们发现孩子可能存在ADHD共病时,家长应如何有效应对呢?

首先,我们要意识到治疗孩子共患病与治疗ADHD都很重要,有时候,共患病对孩子的影响甚至超过了ADHD。

比如重度抑郁障碍,其症状可能比ADHD的表现更严重,即使最初因为孩子多动前来就诊,但必须也要治疗抑郁症。

其次,家长一定要遵从医嘱,医生会根据孩子的具体情况来决定治疗的首选方案。

例如:

对于ADHD且伴有焦虑的儿童,行为治疗和药物治疗都能达到相同的目的。

而伴有攻击性行为障碍的孩子,使用药物结合行为治疗比单纯药物治疗效果好很多。

对于ADHD且伴有孤独谱系障碍的儿童,行为治疗是一线且最有效的治疗方法。

值得注意的是,伴有ADHD症状的孤独谱系障碍的儿童和单纯患有ADHD的儿童需要不同的药物以控制多动的症状。

此外,家长需要及时关注孩子心理上的变化,并给予关注和指引,因为患有共病的孩子可能更加敏感。经常性的给予孩子肯定和赞扬,会让他们更有成就感。

父母的一个拥抱,会让他们感受到来自父母的关心与爱,这不仅让孩子知道自己是值得被爱的,也同时学会如何去爱他人。

最后,要注意共患病早期可能未被发现,或一段时间后才表现明显。

如果孩子出现一些可疑症状,请及时与医生探讨一下您关心的问题,也许需要重新考虑孩子的诊断和共患病,并适当改变治疗计划。

要永远记住,无论是多动症还是多动症伴共患病的孩子,他们和别的孩子一样活泼可爱。

他们心思细腻,拥有着独特的创造力,喜欢探索未知的世界。同样的,他们值得我们温柔以待。


参考文献:

Michael I.Reiff,杨健(译).儿童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家长指南第2版.人民卫生出版社,2016


123132323456456